明年重回第一集团

2020-2021赛季女排超级联赛上周落幕,无缘联赛6强的北汽女排日前已经返回北京,总结赛季表现的同时迎来休息调整。队内伤病问题严重,外援迟迟无法报到,新人顶级联赛经验欠缺……这些都使得教练组在排兵布阵时捉襟见肘,联赛第7名在情理之中。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主帅张建章坦言,球队经历了最近几年最困难的时刻。2021年,球队一方面要全力备战全运会,同时也对下赛季充满期待,“我们会争取拉近与强队的距离,重回第一集团。”

2018-2019赛季,张建章率领北汽女排首次夺得职业联赛冠军,创造历史。2019-2020赛季,北汽女排半决赛不敌后来的冠军天津女排,最终收获联赛季军。全队上下原本对2020-2021赛季信心满满,但一连串的意外打乱了教练组的计划。

张建章透露,俱乐部原本早早敲定了两位外援,过去两个赛季效力球队的美国女排副攻迪克森以及另外一位塞尔维亚接应,“领导非常支持,外援也早早签下了,但后来塞尔维亚的外援来不了,迪克森按照规定隔离后,也迟迟无法归队。”

11月11日,中国排协公布13支参赛球队名单,北汽女排只有13名本土队员。直至11月26日,排超第二阶段倒数第二轮,外援迪克森才正式报到,首次代表北汽女排登场,当时北汽女排已提前锁定8强席位。

“外援的问题确实影响不小,除此之外,队员们的伤病也都赶一块儿了。刘晓彤、曾春蕾两位老将身上都有伤,比赛只能穿插着打,曾春蕾后来还因为家庭原因离开了赛区。刘梦瑶出现过腰部拉伤,金烨也在比赛中崴过脚。”

张建章坦言,缺兵少将的问题让教练组很无奈,“人员齐整还好说,但一下子缺了这么多人,确实很意外。说实话,打到后面,场上能站够6个人已经不错了,确实凑不齐人了,有些小队员其实是赶鸭子上架。”

本赛季排超联赛以封闭、空场的形式进行,赛程安排十分密集。在张建章看来,这方面的挑战倒是不大,毕竟其他球队也面临类似的情况,只是想让新人们挑大梁,确实为时尚早,“以前都是刘晓彤、曾春蕾和外援带着她们打,现在要围绕她们打,出成绩、提高水平需要一个过程。”

本赛季排超赛制比较特殊,前两个阶段的战绩带入第三阶段,同时关乎球队能否晋级6强、4强。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由于北汽女排前两个阶段战绩平平,晋级6强甚至4强的机会已经比较小,教练组在联赛后期将目标转为锻炼队员、磨合阵容。

张建章表示,球队前几个赛季已经在着手培养年轻队员,有刘晓彤、曾春蕾两位老将以及外援坐镇,刘梦瑶、金烨、张宇得到不少锻炼,“过去两年的比赛中,她们的出场时间不比外援少,关键比赛也都在场,我们想尽早把她们培养出来,但确实需要时间。”

从本赛季的表现看,1997年出生的副攻薛翼枝、2000年出生的二传雷海林,历经十余场联赛的磨练,两位年轻队员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小雷去年打,说实话是出于无奈。今年她首次打完整的赛季,长时间打高水平的比赛,最终努力坚持下来,确实非常不易。”在张建章看来,无论是快速成长的雷海林,还是带伤坚持的刘晓彤、任凯懿、金烨,弟子们能够坚持下来非常难得。

薛翼枝今年加盟北汽女排,先是随队参加了全国锦标赛,随后首次亮相排超赛场,这位年轻副攻的适应能力、潜能都让张建章感到欣慰,“全锦赛时,她还有点跟不上节奏,随队来到联赛赛场,拦网、进攻方面丝毫不吃亏。”

联赛的部分场次,薛翼枝曾经客串接应的位置,既是教练组不得已而为之,也是对她的考察。“一方面是当时确实没人可换了,另一方面是我们也想尝试下,等外援归队后,让小薛打接应。她有这个潜能,确实也打得不错。”张建章说。

回顾整个赛季的17场比赛,张建章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两场比赛,都是与山东女排的对决。11月18日,第一阶段最后一场比赛,北汽女排3比1击败山东女排,锁定B组第3名。12月6日,第三阶段第二场较量,北汽女排0比3不敌山东女排,基本无缘联赛6强。

“第一场做得比较好,赢了山东,当时曾春蕾还在。第二次对阵的时候做得最不好,对方准备比较充分,整场把我们抑制住了。”在张建章看来,这支缺兵少将的北汽女排与强队主要差在细节、机会球、关键球上。

从结果来看,北汽女排两度不敌上海女排、江苏女排,也曾负于天津女排、广东女排、辽宁女排,无法战胜第一集团的强队,归根结底还是细节做得不够好,“比如第一阶段对阵辽宁队,每局都是输2分,三局总共输了6分,主要是输在关键球上。”

回到北京后,教练组做了初步的队内总结,回顾整个赛季的得与失。经过短暂的休息调整后,全队将把重心转移到备战2021年全运会、下赛季排超联赛上,争取在明年有不俗的表现。

张建章介绍,全队接下来的备战重点是明年上半年的全运会预赛,在此之前有几个月的训练周期,“这100天左右至关重要,弥补球队防守小球、拦防的短板,提升队员之间的默契,力争将整个队伍提升一个层次。”展望下赛季排超联赛,张建章也希望球迷放心,北汽女排会争取拉近与强队的距离,重回第一集团。